首页 走进霞浦正文

牙城方言拾趣

lier 走进霞浦 2019-10-04 4 0

牙城方言主要分霞浦话、平阳话和畲家话三种。霞浦话与福州话一样同属于闽北话闽东方言,按细分可归入以福安话为代表的闽东方言闽东北次方言区;平阳话在浙江省叫福建话,因源出闽南,故属于闽南话;畲家话属于汉藏语系。

牙城镇的牙城、前街、洪山、梅花、凤阳等5个村的全部和西门、斗门、渡头、杨家溪等4个村的大部分人口通行霞浦话(占全镇总人口近一半);后洋、后山、罗伍、左岭、前楼、田家心、东街头、龙亭、凤楼、雉溪、凤门等11个村全部通行平阳话(占全镇人口约三分之一),其中大部分人氏为浙南苍南、平阳两县人的后裔;凤江全村、一层村大部分和茶坑、敖岭、文洋等三个村均有三分之一以上的人氏讲畲家话。西门、斗门、渡头三个村也有不少人讲畲家话。

无论是闽东方言的霞浦话还是闽南方言的平阳话,都有共同的特点。即在声、韵、调上,比较完整地保存了古汉语切韵音系的特色。在词汇上也保留了古汉语的踪迹,是古汉语研究的活材料。

 牙城方言从属于在福建形成较早的闽北话闽东方言闽东北次方言,因受闽东交通相对闭塞的影响,语言的稳固性较强,词汇中保留了一批古汉语词,这些词语在现代汉语中基本消失,而在牙城方言(土语)中仍广泛地使用着,如:

 1做家(亦可写作:作家):指省吃俭用,勤俭持家之意,相当于普通话的“节俭”、“持家”。早在秦汉时期即有此词,至元、明朝还有出现,如:《晋书·食货志》:“汉灵帝言:‘桓帝不能作家 ,曾无私畜。’”元曲《罗李郎》一折:“想老夫少年时做家呵,俺也曾早起迟眠做计谋,营也波求。”《老生儿》一折:“则为我做家  分外,今日看我无儿呵绝后代。”《水浒传》五回:“你看我那丈人是个做家的人,房里也不点碗灯。”《合同文字》楔子:“自家无运智,只道作家难。”

2早起:相当于普通话中的早上、上午。宋元时期流行此语,如:元曲《东堂老》三折:“如今可在城南破瓦窑中居住,吃了早起的,无晚夕的。”《马陵道》二折:“只待早起修了天书,我便早起杀了那厮,晚夕修了天书,我便晚夕杀了那厮!”
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评论